最新域名:id1212.com ⇢aa192.com ⇢ i874.com ⇢ 5x9x.com 以便下次观看
您的位置:首页  »  经典激情  »  越南旅遊

第一天從廣西友誼關出關後,迎接我們的就是越南方面的導遊了

當我看到年輕的越南女導遊時,終於明白為什麼人們都說越南女孩身材特別好了:她穿著越南傳統服裝蓉菬萓蒨,撤摘摳摺看起來就像一件開叉很高的中國旗袍內加了條很像裙子的長褲,衣服和長褲都十分的貼身虡蜨蜤蜺,墘塶塴塹使得她的曲線流暢的美好身材完全一覽無餘,先不說她那高聳的胸脯撂摝摛敲,蜒蜮蜷蜞光是從衣衫那高出褲腰一截的開叉裡看到她那白皙的,毫無一點贅肉的腰身就能讓我目瞪口呆了

她注意到了我吃驚的表情屢屣嶂嵷,漱漪漵滫落落大方的用流利的中文對我介紹說:「這是越南的傳統服裝,它使女孩子看起來特別的美麗動人。」我連連點頭:「對對,就好像你一樣。」她微微一笑,衝我伸出手:「謝謝你的誇獎,我叫阮玉珠,是你們的導遊,以後你們可以就叫我阿珠。」

我握住阿珠細軟白淨的手,也自我介紹了一番,於是我們就算認識了。辦過手續後大家便隨阿珠一起登上旅遊車,開始向300公裏外的下籠灣進發。也許是為了賺我們中國人的錢,越南這段路修得很好,大約相當於國內的二級公路,汽車很少,摩托車卻多得嚇人,而且個個騎得飛快,還老喜歡在路中間行駛。而越南司機顯然很熟悉路況,依然把車開得飛快,一路按著喇叭,從一輛輛不知好歹的摩托車旁高速擦過,弄得我都為那些騎手捏一把汗。站在因為避讓摩托車而有些搖晃的車上,阿珠開始給我們講越南的風土人情T

我坐在第一排,和她挨得很近,當她的身體隨著汽車的搖晃而搖晃時,我便可以嗅到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香水味,這時我便想起了國內導遊向我介紹的越南的另一特產:香水。確實,阿珠是身上的香水味是我聞過的香水中最好的。介紹了一陣越南,又領著大家做了一些小遊戲後,阿珠有點累了,她轉身坐在我旁邊的一個加座上,掏出水開始喝。我趁機和她聊起來

原來她是河內國家大學中文係的學生,目前正在讀研,導遊只不過是利用春節放假的時間來賺點外快而已。我說我也是中文係畢業的,她頓時頗為驚喜,說正好向我請教一些問題。我開玩笑說不行,我是來旅遊的,是你給我提供服務,不是我給你提供服務她笑著回答說那你也可以向我請教問題啊。我問什麼問題都可以嗎?她回答說是的

這時我回頭看了看,其他人早已昏昏欲睡,除了司機,就是我和阿珠沒睡了於是我便大膽的問她:「你那麼漂亮,肯定有不少男孩追你吧?

沒想到阿珠苦笑一聲,攤了攤手,說在越南,由於女多男少,女孩比較難找對象,而像她這樣整天忙於讀書和打工的,更是難得碰上自己的知己。看著阿珠一臉的落寞,我連忙安慰她說:「別灰心,實在不行到中國來,我做你的男朋友!」

本來只是一句玩笑話,但卻頓時讓阿珠笑開了花,她笑著說:「你們中國男人真逗!」我們就這樣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後來我累了,就闔眼靠在椅背上睡著了

迷糊間,什麼柔軟的東西拂過我的臉,弄得我直癢癢,我睜眼一看,發現阿珠竟然毫無知覺的靠在我的肩頭沈睡著,她的頭髮被風吹起撩到我的臉上,散發出莫名的幽香。我有些緊張,畢竟是個陌生的年輕女孩靠在自己肩頭,我可不能坐懷不亂

我悄悄的回頭看看四周,這時已經是夜幕低垂,滿車的人都在昏睡,除了司機就我一個人醒著,而司機正專注於與路上亂竄的摩托車戰鬥,根本不會注意我們。

於是我慢慢的讓被她枕著的那隻胳膊繞到她的背後,輕輕的摸她的背。她依舊沈睡,毫無察覺。我更加大膽的把手伸下去,摸到她的腰下,然後從她的衣衫開叉處小心的伸進去,輕輕的撫摸起她光滑細膩的腰肢來。夢中的阿珠仍然沒有任何反應,依然緊靠在我的肩頭。我越來越大膽,手越伸越深,直到整個左手的前臂都伸進了阿珠的衣衫裡,然後我從阿珠的腋下把手伸到阿珠的胸前,小心的貼到了阿珠的乳房上。這時阿珠似乎感覺到了什麼,她身子稍微動了動,嚇得我正要把手往外抽她卻又像剛才那樣一動不動了。我定了定神,悄悄的觀察司機,確信他無法察覺黑漆漆的車廂裡我的舉動,便大膽的繼續撫摸阿珠豐滿的乳房

阿珠的乳房很大,很軟,熱乎乎的漲滿了我的整個手心,我的手指從乳罩的邊緣摳進去,輕輕的捏住阿珠小巧的乳頭,這時夢中的阿珠似乎很受用的微微哼了一聲,乳頭竟然硬了起來。

阿珠的反應讓我更加放肆,我把整個手掌都伸進了阿珠的乳罩裡,開始揉搓這人世間最美的尤物。阿珠靠在我身上,呼吸急促起來,但依舊緊閉雙眼,仍然沈睡在夢中

如此一個渾然不覺的睡美人被我如此的上下其手,我激動得幾乎想立刻強暴她,但理智還是控製了我,我強忍著衝動,一邊揉弄阿珠的乳房,一邊悄悄的把手伸進褲子裡開始打飛機。本來就在褲子裡憋得難受的陰莖被我一搓,更加的難受。我乾脆把陰莖從褲門裡扯出來,躲在我座位面前的隔板後瘋狂的搓動。這種一手摸美女一手打飛機的感覺實在太刺激,我只搓了幾分鐘就忍不住一洩如注,精液全部射在了那塊隔板上

高潮過後便是後怕,我連忙小心的整理好阿珠的衣服,把手抽出來,靠在一邊閉上眼睛,本想假裝,卻立刻跌入夢鄉。夢中,我夢到阿珠羞澀的解開衣服,慢慢的躺在我身邊……卻被一個聲音所驚醒:「請大家拿好自己的行李物品,隨我下車。」

我睜眼四看,發現車已停在一個賓館的大堂前,阿珠正站在我面前,笑意盈盈的望著我,好像對剛才我做的事絲毫沒有察覺。我實在不敢直接面對她那雙純淨的眼睛,連忙拿了東西,搶先跳下車去。在賓館的餐廳吃過飯後,大家就等著阿珠給我們分配房間的鑰匙。因為心虛,我一直不敢靠近阿珠,結果阿珠最後大聲叫我的名字時,她手裡已經只剩下兩把鑰匙了。

她遞給我其中一把,笑著說:「你和我一樣,一人一間。」這個團人數是個單數,我最後自然一個人住,而阿珠是導遊,也是單獨住一間。我笑笑,接過鑰匙,正要轉身走,卻聽到阿珠叫我:「等我一下,我們是隔壁,順路,一塊上去。」這時我才發現我的房間比其他人的樓層要高一層,和阿珠的一樣

怎麼回事?難道阿珠真要和我探討文學問題?一想到一個才被我上下其手的越南女孩還要和我探討嚴肅的學術問題,我就犯暈。但別人已經這樣叫我了,我哪有不理的道理。我只好停下,等她拿上東西,一起上樓。走在只有我們兩個人的樓梯間裡,阿珠還在盡她導遊的本分,一路上喋喋不休的給我介紹這個賓館的情況,我有一聲沒一聲的恩著,盤算著待會兒她萬一要真的跟我討論怎麼辦?好不容易到了房間門口,我簡單對阿珠說了聲再見,便想關門,忽然覺得有什麼不對,轉過身看到阿珠還站在我的門口,定定的盯著我,聲音變得十分的溫柔:「謝謝你在車上讓我靠著你的肩膀!

我頓時有些不好意思,摸著腦袋不知該說什麼,阿珠卻已經轉身進了隔壁的房間。

真該死,越南的賓館浴室裝著的都是電熱水器,容量太小,連一浴缸水都放不滿就全是冷水了,連才放的熱水都被沖冷了,叫我怎麼洗!正在我尋思是不是將就著洗洗的時候,電話響了

我接起來,是阿珠,她告訴我說洗澡不可洗太久,因為電熱水器沒那麼多熱水。我苦笑一聲,把我的情況具時相告。她在那邊想了想,說:「那你到我的房間來洗吧!」我說不用,她說沒關係,她洗過了,況且這也是她的錯,沒有提前告訴我電熱水器的情況。我心想,管它呢,摸都摸過了,我還怕被她看麼!反正又不是我吃虧!於是我就答應了。抱了衣服過去,她早已打開房門等著我了。我沒看到她,好像在裡面收拾東西。於是我簡單的說了一聲:「我來了。」就低著頭徑直進了浴室,關上門開始脫衣服。脫完衣服我抬頭打算去拿淋浴噴頭,卻赫然發現一副黑色的乳罩和一條同樣的三角褲正晾在浴室的毛巾架上。

原來我今天摸到的乳罩是這個樣子的!我立刻回想起那消魂的撫摸,下邊頓時開始漲大,性慾又一次開始支配我的神經。我忍不住取下那副大約是36C的半包型乳罩,包住漲大的陰莖,一邊沖涼,一邊又開始打飛機。正一手搓香皂,一手搓陰莖,外面忽然傳來阿珠關心的聲音:「怎麼樣,熱水合適嗎?」

我嚇了一跳,連忙把乳罩掛回原處,忙不叠的回答:「可以,沒問題。」阿珠在外面說:「你得快點,我看了表,你都快洗了10分鐘了,如果還沒洗完,你又得洗冷水了。」我「哦」了一聲,連忙三下兩下衝掉泡泡,擦乾身體穿上衣褲。這時我發現一個問題,我那正爽到一半的傢夥完全沒有軟下去的意思,高高的把軟軟的睡褲頂出一個帳篷,可恨的是我又沒帶其他可以遮掩的東西,我只好在浴室裡磨蹭,指望它能趕快消下去。

才磨蹭了一會兒,阿珠又不放心的過來問了:「怎麼,是不是沒戴換的衣服,要不要我過去替你拿?」

我連忙回答說不是,然後低頭看看似乎消得差不多了,便深吸一口氣,拉開浴室門出去

一出門我就發現阿珠正站在外面,穿著一身吊帶睡裙的她頭髮隨意的盤在頭上,散發出與白天截然不同的成熟韻味,而換下了傳統服裝的身體在合身的睡裙裡同樣曲線畢露,我看到顯然沒戴乳罩的乳房像兩個圓圓的竹筍一樣從薄薄的衣衫裡朝兩邊翹出來,乳頭的輪廓象鈕子一樣清晰的凸顯在胸前時,好不容易才消了一點的下面立刻硬起來,我感覺褲子像要被頂破似的緊緊的繃住我的下身。阿珠立刻注意到了,她的臉刷的紅了,話也說不出來的盯著我的下面。我尷尬之極,儘管我曾經摸過她,但那是在她不知道的情況下。而現在彼此面對面的時候,我卻無法做出任何非分的舉動。

就這樣空氣凝固了零點一秒,我的理智和懦弱使我低下頭,說聲謝謝轉身就要走。在我就要拉開門時,阿珠忽然撲過來,從背後攔腰抱住我,柔軟的身體緊壓在我身上,臉貼著我的背低聲說出兩個字:「別走!」我轉回身,阿珠抱住我,把臉埋進我的胸口,喃喃的說:「其實我好喜歡你在車上那樣摸我……」啊!原來她全知道!怪不得我如此大的動作她都不醒!我端起她的臉,問她:「那你是故意靠在我的肩頭的喲?」

她的臉上頓時浮現出害羞的紅暈,低聲回答說:「誰叫你坐在前面!」我笑了,越南女孩還真開放,看來女多男少還真是幸福啊。既然都挑明了,那我也不必客氣了。於是我端起阿珠的臉,話也不說就一口就把她的嘴唇深深的咬進了嘴裡。阿珠激動的低喘一聲,手立刻圈住了我的脖子,舌頭更是極其主動的伸進我的嘴裡,濕漉漉的絞纏在我的舌頭上。

我抱住阿珠的腰肢,把徑直就把手按在阿珠的乳房上。裹著一層滑而薄的絲綢,阿珠豐滿的乳房顯得異常的柔軟,我一邊吮吸她火熱的雙唇,一邊不客氣的揉搓起來。阿珠的身體頓時開始興奮的顫抖,嘴裡也開始發出舒服的哼哼聲,手更加緊的摟住我的脖子,好像要把我的臉完全粘到她的臉上似的。站著又吻又摸了一陣,我把阿珠推到床邊,開始脫自己的衣服。阿珠閉著眼睛氣喘籲籲的躺在床上,完全一副任我宰割的羔羊摸樣。我脫光自己,俯下身去扯開阿珠的睡裙,頓時沒穿任何內衣的她便赤裸裸的呈現在我的面前,早已被我摸遍的乳峰終於完全顯現它們的真面目,像兩個渾圓的大白饅頭似的綴在阿珠的身上,隨著阿珠急促的呼吸來回的顫抖著。激動的埋下頭去,使勁的把一顆粉紅的乳頭吸入口中來回的舔吸著

阿珠立刻啊啊的呻吟起來,身體受不了似的蜷起來,手緊緊的按住我的腦袋,我一邊吮吸阿珠的雙乳一邊伸手去摳她的下身,她很配合的打開雙腿,我一摸,在一片濃密的陰毛中,阿珠的陰部熱得像火在燒似的,早就濕得又滑又黏,好像發了大水一般

我沒想到阿珠會如此的敏感,一陣衝動,我抱住她的雙腿,翻身騎壓上去,腰一挺,幾乎沒感覺到什麼阻隔,我那碩大粗硬的傢夥就噗嗤一聲插到了底。阿珠啊的大叫了一聲,兩條腿立刻曲起緊緊盤住我的腰,手使勁的按我的屁股。我知道她這是在要我插她,毫不客氣的瘋狂抽動起來。阿珠頓時只剩下呻吟的份兒了,臉漲得通紅,不停的擺來擺去,兩隻乳房活像要甩脫出去似的在身上劇烈的上下竄動。也許是本來就比較興奮,也許是初次與異國女孩作愛帶來的強烈刺激,我狂熱的抽插了數分鐘就忍不住啊啊的射了出來,射精過程如此之長讓我自己都幾乎承受不了

當我終於力不可支的撲倒在阿珠的身上時,我感覺阿珠的下身完全被我的精液泡濕了

第一天從廣西友誼關出關後,迎接我們的就是越南方面的導遊了

當我看到年輕的越南女導遊時,終於明白為什麼人們都說越南女孩身材特別好了:她穿著越南傳統服裝蓉菬萓蒨,撤摘摳摺看起來就像一件開叉很高的中國旗袍內加了條很像裙子的長褲,衣服和長褲都十分的貼身虡蜨蜤蜺,墘塶塴塹使得她的曲線流暢的美好身材完全一覽無餘,先不說她那高聳的胸脯撂摝摛敲,蜒蜮蜷蜞光是從衣衫那高出褲腰一截的開叉裡看到她那白皙的,毫無一點贅肉的腰身就能讓我目瞪口呆了

她注意到了我吃驚的表情屢屣嶂嵷,漱漪漵滫落落大方的用流利的中文對我介紹說:「這是越南的傳統服裝,它使女孩子看起來特別的美麗動人。」我連連點頭:「對對,就好像你一樣。」她微微一笑,衝我伸出手:「謝謝你的誇獎,我叫阮玉珠,是你們的導遊,以後你們可以就叫我阿珠。」

我握住阿珠細軟白淨的手,也自我介紹了一番,於是我們就算認識了。辦過手續後大家便隨阿珠一起登上旅遊車,開始向300公裏外的下籠灣進發。也許是為了賺我們中國人的錢,越南這段路修得很好,大約相當於國內的二級公路,汽車很少,摩托車卻多得嚇人,而且個個騎得飛快,還老喜歡在路中間行駛。而越南司機顯然很熟悉路況,依然把車開得飛快,一路按著喇叭,從一輛輛不知好歹的摩托車旁高速擦過,弄得我都為那些騎手捏一把汗。站在因為避讓摩托車而有些搖晃的車上,阿珠開始給我們講越南的風土人情T

我坐在第一排,和她挨得很近,當她的身體隨著汽車的搖晃而搖晃時,我便可以嗅到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香水味,這時我便想起了國內導遊向我介紹的越南的另一特產:香水。確實,阿珠是身上的香水味是我聞過的香水中最好的。介紹了一陣越南,又領著大家做了一些小遊戲後,阿珠有點累了,她轉身坐在我旁邊的一個加座上,掏出水開始喝。我趁機和她聊起來

原來她是河內國家大學中文係的學生,目前正在讀研,導遊只不過是利用春節放假的時間來賺點外快而已。我說我也是中文係畢業的,她頓時頗為驚喜,說正好向我請教一些問題。我開玩笑說不行,我是來旅遊的,是你給我提供服務,不是我給你提供服務她笑著回答說那你也可以向我請教問題啊。我問什麼問題都可以嗎?她回答說是的

這時我回頭看了看,其他人早已昏昏欲睡,除了司機,就是我和阿珠沒睡了於是我便大膽的問她:「你那麼漂亮,肯定有不少男孩追你吧?

沒想到阿珠苦笑一聲,攤了攤手,說在越南,由於女多男少,女孩比較難找對象,而像她這樣整天忙於讀書和打工的,更是難得碰上自己的知己。看著阿珠一臉的落寞,我連忙安慰她說:「別灰心,實在不行到中國來,我做你的男朋友!」

本來只是一句玩笑話,但卻頓時讓阿珠笑開了花,她笑著說:「你們中國男人真逗!」我們就這樣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後來我累了,就闔眼靠在椅背上睡著了

迷糊間,什麼柔軟的東西拂過我的臉,弄得我直癢癢,我睜眼一看,發現阿珠竟然毫無知覺的靠在我的肩頭沈睡著,她的頭髮被風吹起撩到我的臉上,散發出莫名的幽香。我有些緊張,畢竟是個陌生的年輕女孩靠在自己肩頭,我可不能坐懷不亂

我悄悄的回頭看看四周,這時已經是夜幕低垂,滿車的人都在昏睡,除了司機就我一個人醒著,而司機正專注於與路上亂竄的摩托車戰鬥,根本不會注意我們。

於是我慢慢的讓被她枕著的那隻胳膊繞到她的背後,輕輕的摸她的背。她依舊沈睡,毫無察覺。我更加大膽的把手伸下去,摸到她的腰下,然後從她的衣衫開叉處小心的伸進去,輕輕的撫摸起她光滑細膩的腰肢來。夢中的阿珠仍然沒有任何反應,依然緊靠在我的肩頭。我越來越大膽,手越伸越深,直到整個左手的前臂都伸進了阿珠的衣衫裡,然後我從阿珠的腋下把手伸到阿珠的胸前,小心的貼到了阿珠的乳房上。這時阿珠似乎感覺到了什麼,她身子稍微動了動,嚇得我正要把手往外抽她卻又像剛才那樣一動不動了。我定了定神,悄悄的觀察司機,確信他無法察覺黑漆漆的車廂裡我的舉動,便大膽的繼續撫摸阿珠豐滿的乳房

阿珠的乳房很大,很軟,熱乎乎的漲滿了我的整個手心,我的手指從乳罩的邊緣摳進去,輕輕的捏住阿珠小巧的乳頭,這時夢中的阿珠似乎很受用的微微哼了一聲,乳頭竟然硬了起來。

阿珠的反應讓我更加放肆,我把整個手掌都伸進了阿珠的乳罩裡,開始揉搓這人世間最美的尤物。阿珠靠在我身上,呼吸急促起來,但依舊緊閉雙眼,仍然沈睡在夢中

如此一個渾然不覺的睡美人被我如此的上下其手,我激動得幾乎想立刻強暴她,但理智還是控製了我,我強忍著衝動,一邊揉弄阿珠的乳房,一邊悄悄的把手伸進褲子裡開始打飛機。本來就在褲子裡憋得難受的陰莖被我一搓,更加的難受。我乾脆把陰莖從褲門裡扯出來,躲在我座位面前的隔板後瘋狂的搓動。這種一手摸美女一手打飛機的感覺實在太刺激,我只搓了幾分鐘就忍不住一洩如注,精液全部射在了那塊隔板上

高潮過後便是後怕,我連忙小心的整理好阿珠的衣服,把手抽出來,靠在一邊閉上眼睛,本想假裝,卻立刻跌入夢鄉。夢中,我夢到阿珠羞澀的解開衣服,慢慢的躺在我身邊……卻被一個聲音所驚醒:「請大家拿好自己的行李物品,隨我下車。」

我睜眼四看,發現車已停在一個賓館的大堂前,阿珠正站在我面前,笑意盈盈的望著我,好像對剛才我做的事絲毫沒有察覺。我實在不敢直接面對她那雙純淨的眼睛,連忙拿了東西,搶先跳下車去。在賓館的餐廳吃過飯後,大家就等著阿珠給我們分配房間的鑰匙。因為心虛,我一直不敢靠近阿珠,結果阿珠最後大聲叫我的名字時,她手裡已經只剩下兩把鑰匙了。

她遞給我其中一把,笑著說:「你和我一樣,一人一間。」這個團人數是個單數,我最後自然一個人住,而阿珠是導遊,也是單獨住一間。我笑笑,接過鑰匙,正要轉身走,卻聽到阿珠叫我:「等我一下,我們是隔壁,順路,一塊上去。」這時我才發現我的房間比其他人的樓層要高一層,和阿珠的一樣

怎麼回事?難道阿珠真要和我探討文學問題?一想到一個才被我上下其手的越南女孩還要和我探討嚴肅的學術問題,我就犯暈。但別人已經這樣叫我了,我哪有不理的道理。我只好停下,等她拿上東西,一起上樓。走在只有我們兩個人的樓梯間裡,阿珠還在盡她導遊的本分,一路上喋喋不休的給我介紹這個賓館的情況,我有一聲沒一聲的恩著,盤算著待會兒她萬一要真的跟我討論怎麼辦?好不容易到了房間門口,我簡單對阿珠說了聲再見,便想關門,忽然覺得有什麼不對,轉過身看到阿珠還站在我的門口,定定的盯著我,聲音變得十分的溫柔:「謝謝你在車上讓我靠著你的肩膀!

我頓時有些不好意思,摸著腦袋不知該說什麼,阿珠卻已經轉身進了隔壁的房間。

真該死,越南的賓館浴室裝著的都是電熱水器,容量太小,連一浴缸水都放不滿就全是冷水了,連才放的熱水都被沖冷了,叫我怎麼洗!正在我尋思是不是將就著洗洗的時候,電話響了

我接起來,是阿珠,她告訴我說洗澡不可洗太久,因為電熱水器沒那麼多熱水。我苦笑一聲,把我的情況具時相告。她在那邊想了想,說:「那你到我的房間來洗吧!」我說不用,她說沒關係,她洗過了,況且這也是她的錯,沒有提前告訴我電熱水器的情況。我心想,管它呢,摸都摸過了,我還怕被她看麼!反正又不是我吃虧!於是我就答應了。抱了衣服過去,她早已打開房門等著我了。我沒看到她,好像在裡面收拾東西。於是我簡單的說了一聲:「我來了。」就低著頭徑直進了浴室,關上門開始脫衣服。脫完衣服我抬頭打算去拿淋浴噴頭,卻赫然發現一副黑色的乳罩和一條同樣的三角褲正晾在浴室的毛巾架上。

原來我今天摸到的乳罩是這個樣子的!我立刻回想起那消魂的撫摸,下邊頓時開始漲大,性慾又一次開始支配我的神經。我忍不住取下那副大約是36C的半包型乳罩,包住漲大的陰莖,一邊沖涼,一邊又開始打飛機。正一手搓香皂,一手搓陰莖,外面忽然傳來阿珠關心的聲音:「怎麼樣,熱水合適嗎?」

我嚇了一跳,連忙把乳罩掛回原處,忙不叠的回答:「可以,沒問題。」阿珠在外面說:「你得快點,我看了表,你都快洗了10分鐘了,如果還沒洗完,你又得洗冷水了。」我「哦」了一聲,連忙三下兩下衝掉泡泡,擦乾身體穿上衣褲。這時我發現一個問題,我那正爽到一半的傢夥完全沒有軟下去的意思,高高的把軟軟的睡褲頂出一個帳篷,可恨的是我又沒帶其他可以遮掩的東西,我只好在浴室裡磨蹭,指望它能趕快消下去。

才磨蹭了一會兒,阿珠又不放心的過來問了:「怎麼,是不是沒戴換的衣服,要不要我過去替你拿?」

我連忙回答說不是,然後低頭看看似乎消得差不多了,便深吸一口氣,拉開浴室門出去

一出門我就發現阿珠正站在外面,穿著一身吊帶睡裙的她頭髮隨意的盤在頭上,散發出與白天截然不同的成熟韻味,而換下了傳統服裝的身體在合身的睡裙裡同樣曲線畢露,我看到顯然沒戴乳罩的乳房像兩個圓圓的竹筍一樣從薄薄的衣衫裡朝兩邊翹出來,乳頭的輪廓象鈕子一樣清晰的凸顯在胸前時,好不容易才消了一點的下面立刻硬起來,我感覺褲子像要被頂破似的緊緊的繃住我的下身。阿珠立刻注意到了,她的臉刷的紅了,話也說不出來的盯著我的下面。我尷尬之極,儘管我曾經摸過她,但那是在她不知道的情況下。而現在彼此面對面的時候,我卻無法做出任何非分的舉動。

就這樣空氣凝固了零點一秒,我的理智和懦弱使我低下頭,說聲謝謝轉身就要走。在我就要拉開門時,阿珠忽然撲過來,從背後攔腰抱住我,柔軟的身體緊壓在我身上,臉貼著我的背低聲說出兩個字:「別走!」我轉回身,阿珠抱住我,把臉埋進我的胸口,喃喃的說:「其實我好喜歡你在車上那樣摸我……」啊!原來她全知道!怪不得我如此大的動作她都不醒!我端起她的臉,問她:「那你是故意靠在我的肩頭的喲?」

她的臉上頓時浮現出害羞的紅暈,低聲回答說:「誰叫你坐在前面!」我笑了,越南女孩還真開放,看來女多男少還真是幸福啊。既然都挑明了,那我也不必客氣了。於是我端起阿珠的臉,話也不說就一口就把她的嘴唇深深的咬進了嘴裡。阿珠激動的低喘一聲,手立刻圈住了我的脖子,舌頭更是極其主動的伸進我的嘴裡,濕漉漉的絞纏在我的舌頭上。

我抱住阿珠的腰肢,把徑直就把手按在阿珠的乳房上。裹著一層滑而薄的絲綢,阿珠豐滿的乳房顯得異常的柔軟,我一邊吮吸她火熱的雙唇,一邊不客氣的揉搓起來。阿珠的身體頓時開始興奮的顫抖,嘴裡也開始發出舒服的哼哼聲,手更加緊的摟住我的脖子,好像要把我的臉完全粘到她的臉上似的。站著又吻又摸了一陣,我把阿珠推到床邊,開始脫自己的衣服。阿珠閉著眼睛氣喘籲籲的躺在床上,完全一副任我宰割的羔羊摸樣。我脫光自己,俯下身去扯開阿珠的睡裙,頓時沒穿任何內衣的她便赤裸裸的呈現在我的面前,早已被我摸遍的乳峰終於完全顯現它們的真面目,像兩個渾圓的大白饅頭似的綴在阿珠的身上,隨著阿珠急促的呼吸來回的顫抖著。激動的埋下頭去,使勁的把一顆粉紅的乳頭吸入口中來回的舔吸著

阿珠立刻啊啊的呻吟起來,身體受不了似的蜷起來,手緊緊的按住我的腦袋,我一邊吮吸阿珠的雙乳一邊伸手去摳她的下身,她很配合的打開雙腿,我一摸,在一片濃密的陰毛中,阿珠的陰部熱得像火在燒似的,早就濕得又滑又黏,好像發了大水一般

我沒想到阿珠會如此的敏感,一陣衝動,我抱住她的雙腿,翻身騎壓上去,腰一挺,幾乎沒感覺到什麼阻隔,我那碩大粗硬的傢夥就噗嗤一聲插到了底。阿珠啊的大叫了一聲,兩條腿立刻曲起緊緊盤住我的腰,手使勁的按我的屁股。我知道她這是在要我插她,毫不客氣的瘋狂抽動起來。阿珠頓時只剩下呻吟的份兒了,臉漲得通紅,不停的擺來擺去,兩隻乳房活像要甩脫出去似的在身上劇烈的上下竄動。也許是本來就比較興奮,也許是初次與異國女孩作愛帶來的強烈刺激,我狂熱的抽插了數分鐘就忍不住啊啊的射了出來,射精過程如此之長讓我自己都幾乎承受不了

當我終於力不可支的撲倒在阿珠的身上時,我感覺阿珠的下身完全被我的精液泡濕了